您的位置: 格尔木信息网 > 星座

盛华双杰 第七十四章 到了香潭市

发布时间:2019-09-25 19:03:09

盛华双杰 第七十四章 到了香潭市

其实在我看来,村长的劝告话粗理不粗,这对于山村里的人是很现实也很实用的选择,尤其是对一个16岁的人来説,我心里是有些支持村长的,所以我看向了润东哥。

这些话显然如盆冷水,浇到了润东哥之前还在炫耀上学去学习魔法的热情上,可是润东哥的倔脾气向来是越挫越勇,这些话显然让他十分恼火,他立刻回道:“哼,你还不如説,人活一辈子就是为了找块好地,然后把自己埋了算了,我就是要出去,到时混出个模样来给你们看看。”

润东哥説的很豪气,恐怕这也是憋在他心里许久的话,这一刻,他一diǎn也没被自己的大话吓到。

村长有些尴尬,他知道一个山村孩子走出去有多难,尤其到了大城市更是如此,可没想到润东对自己的肺腑良言会这么抵触,他有些下不来台。

李寡妇自然知道润东的脾气,况且他们两家关系一直都不错,村长也是凭着这层关系才多説这些话的,看情形不对,李寡妇忙上前给打圆场道:“润东和凌锋上学是好事儿,以后还希望我们村儿里出现两个大才子呢!”

见此机会,我也需要来浑和一下场面,忙上前对村长和李寡妇説道:“我们出去后,我们家也麻烦村长和夫人帮助照应一下。”

这话我明显是对李寡妇説的,因为她以前答应过我要照顾我们家。

李寡妇娇笑着白了我一眼,然后妩媚的又轻轻diǎn头,算是答应。

“那当然没问题。”村长也在给自己找台阶,见这个答话可以绕过刚才的尴尬,他立刻答应道。

“那我们走了,再见!”话不投机,润东哥果断的结束了谈话。

于是我们二人与他们辞行,继续上路。

“都是一群老顽固。”

润东哥对着村长走的方向翻了个白眼,愤愤的説道,显然他对周围人如此看待他上学的事儿感到很是气愤,而且他的感觉应该是,周围人好象没有人能读懂他。

听到润东哥这话,我只是附合着在脸上僵硬的笑笑,其实我能大概知道一diǎndiǎn润东哥的想法,但我认为他的理想和想法太过空泛,太过远大,而他自己又是已经到了16岁的年纪,这现实和理想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那是非常非常的巨大!所以,我也不太看好润东现在出去学习,只不过我没有説出来罢了,但怕润东哥尴尬,我忙岔开话题,问道:“润东哥

盛华双杰  第七十四章 到了香潭市

,我们两人去哪所学校去念书?”

上次润东哥推荐了两所不错的学校,一所是市里的‘挫伟综合技能学校’,一所是县里的‘东盛山综合技能学校’我想知道润东哥想去哪一所。

“既然出来上一次学,我们当然就走的远diǎn,我们就去市里的‘挫伟综合技能学校’。”润东又重新然起了上学的热情。

“嗯。”我也高兴的diǎn头。

接下来的一路,我们一直是徒步去向市里,到了镇上快接近中午,我们在这里简单吃了口饭,然后继续走,香谭市离我们村相当的远,从镇上这里还要走出差不多70里的路才能到市里。

不过对于第一次走出镇子的我们来説,此刻的劳累算不得什么,我们满眼都是新奇。

出了镇子后不久,我们走过的道路已经不是之前山区的模样,道路两边的田地已经连成了片,周围也没有那些连绵的山峦,前面的大路越来越宽敞,道路也越来越平坦,快要接近黄昏时分,路上的人也是越来越多,可以説是车水马龙,这里仅仅是路上过往的人都比我们整个村子的人多。

“这才像个大城市的样子。”润东哥看着街上行色匆匆的人们兴奋的説道。

我虽然见过上千万的大都市,但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所以现在到了这里,我也是满脸的兴奋。

“凌锋,你现在的修为是凝气几级?”润东哥突然问我道。

“哦,七级。”我当然不能説自己是斗者,这么xiǎo的斗者绝对会惊世骇俗的,我可不想一开始就把自己置于风口浪尖,还是低调diǎn好。

十一岁的年纪就已经是七级,这也很难得的,也是天才的一份子,润东颇为赞许的道:“不错不错,看来刘弥坚的秘籍,你也很有感悟,到大城市里是要有些本事才行的。”

见此,我也问向润东哥:“润东哥,你现在是什么修为?”

“凝气九级。”润东哥很是骄傲的説。

“润东哥好厉害,看来前一段时间,你去镇上没少得到刘弥坚的指diǎn,修为又精进了不少。”我的确为润东哥这段时间的修为进展感到吃惊,看来刘弥坚双力牵引的修炼方法的确让人修炼进展得会很快,只可惜,润东哥已经16岁了,他已经过了修为成长最快的年纪,就算他以后修炼得再努力,恐怕此生也很难达到斗师的水平,这是客观规律,很难改变。

説到了修炼的这个话题,让我们突然又想起了刘弥坚,但刘弥坚已经去世了,所以,这个话题又让我们的心情变得不是很舒服。

两人之间的氛围又变得有些沉闷,就这样又走出一段距离。

不过到了城市附近时,眼前的新奇很快冲淡了我们心中的不快,前面我们已经看到了香潭市,面前这座城市大得超乎我们的想像,最少润东哥是没有想到的,这里各式房屋多得如同海洋一般,比我们镇子都不知大多少倍,香谭市也不是一个xiǎo市,到了这里我们这些山村里的孩子就像似走进了迷宫,到处是房子,而且还是差不多一样的房子,我们根本分不清方向,显然在这里想找到一所学校并不容易。

望着茫茫的城市,我们有些两眼茫然的感觉。

润东自然也不知道学校所在位置,他其实只是听别人説这里有所能学习魔法的学校而已,自己根本不知道学校的位置,他一定以为到了这里找一所学校,就像到了我们村里找我们村的庙堂一样容易。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只能问别人喽。

润东哥见路旁有两个衣冠楚楚的人站在那里聊天,看起来像似见多识广的样子,于是他很是激昂的对我説道:“走,我们过去问问,他们应该知道的。”

于是,我们二人走了过去,润东哥很兴奋,满脸热情的向那两人问道:“喂,大哥,我问一下,你……”

“扁担工,一边去,我这里没有活计给你们。”

还没等润东哥把话説完,那两人立刻就用着有着浓重口音的话,打断了润东哥那满脸热情的询问。

“扁担工?”

我和润东哥都是一脸的不解,对方为什么会叫我们扁担工?直看到那两人不耐烦的转身离开后,我们才注意到,周围的确有很多人在向周围人搭讪,显然那些是想找些零工做活的人,而且这些人多半是外地人,润东哥在周围人的眼里就是一个成年的外地人,所以才会被误会是扁担工。

“可是,以我们这身新衣服,怎么也不像……”

润东哥想找到自己不是扁担工的证据,他想説自己穿的是新衣服,可看了看周围,他才发现,周围的那些扁担工穿的衣服与我们也差不多,这就是城市和农村的差别,在村里,我们身上穿的这是过节时才会穿的新衣服,可在城市里,那些扁担工为了不让人讨厌,穿的衣服与我们也差不多,更何况我们已经走了一天,风尘仆仆的,身上的衣服哪里还有新衣服的样子?

而再看那些城市里的富人,他们身上的衣服与我们炯然不同,那些人要么穿的是光鲜华丽面料的衣服,要么是奢华贵气的皮衣,那些皮衣服,一看就是需要几只冰獭狸猫皮才能缝制出来的衣服,可见这衣服有多么华贵。

润东哥没有再追上去问那两人,在村中他一直是被别人高看一等的大才子,但在这里,那些人却连个好脸色都懒得给他,显然这让第一次走出山村的他很有挫败感,并且那些人的态度也明显在告诉他,他不像个学生,这给润东哥向往外面世界及美好的求学愿景上,都敲上了一记不大不xiǎo的打击。

但润东哥显然不会被这diǎn挫折吓倒,想了想,转头他又去问别人,不过这次他只问那些路上穿着普通的人。

问了十几个人,一方面是很多人见我们土里土气的不愿回答,同时也是我们的口音比较重,是的,我们听对方有口音,对方听我们的话当然也有口音,终于问到了一位好心的大爷,他耐心的听我们一字一句的説清楚目的地后,告诉了我们挫伟综合技能学校的位置。

我们又跨跃了大半个城市,在城市一侧的郊边,终于找到了这所学校。

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终于找到了地方!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官网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好不好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看病好不好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好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