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格尔木信息网 > 游戏

道 第233章 玉宫老祖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6:38

道 第233章 玉宫老祖

萧晨转身,没有理会万剑之主突然灰败的气息,也没有去看诸多儒道之修青白交加的脸色,拂袖转身,于无数复杂目光包裹中,携带磐石等人瞬间撕裂空间而去。**《》*

万剑之主脸色凝重,沉声道:“今日事后,儒道之修与萧府发成冲突,若是儒道一系主动寻衅,长老殿将不会对此插手半点。”言及此处,这老怪略微停顿,目光落在翰林之主身上,隐有几分复杂之色闪过,“翰林之主,老夫对你很失望。”

语落,脚下一步迈出,挥手撕裂空间而走。

整片空间,在万剑之主离开后便陷入一片难堪的沉寂之中,无数儒道修士低首丧气,再无之前半点嚣张气焰,感应着周边修士隐有嘲弄的目光,更是让他们脸上火辣。

万卷之主脸色阴沉,此刻缓缓抬首,看也为看翰林之主半点,沉声道:“今日我儒道一系颜面扫地,归根究底尽皆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他人。”

“本座无脸见人,今日起若是没有大事便不再随意外出了。翰林之主,3年后的儒道祭祀,本座自行私下做过便是,就不再前往玉宫叨扰了。”

“告辞!”

说话间,万卷之主转身瞬移而去。

“3年后儒道祭祀,本座2人同样不再参加,先走一步。”阴阳馆主、森罗之主开口,目光看向翰林之主隐有复杂之意,同时拂袖破空离开。

短短时间内,3位儒道大能离开,虽未明言,却已经表达出了足够的疏远,否则儒道祭祀此等大事,向来是整个人族所有族群巅峰儒道大能汇聚玉宫府邸之中进行,如今直接推辞不去,已经传递出了极为清楚的信号。

儒道一系刚刚出现力量收缩集中的趋势,便被生生打碎,变得越发松散,其内部已然出现极大的裂纹。今日之事经过修士口口相传,必将以极快的速度传遍整个人族领地,玉宫一脉儒道正统地位或许不会动摇,但其在天下儒道修士心目中的地位,必定会遭受重大的冲击!

默默无声中,周边无数汇聚而来儒道之修无声无息中退走,他们走时抬首,目光看向翰林之主,虽然敬畏依旧,却再没有了那之前发自肺腑的崇敬。

翰林之主彻底跌落儒道领袖的神坛!一名无法被所有麾下修士认可的领袖,已经名存实亡,再无之前的威慑。

整个废弃长街,除却玉宫一脉儒道修士,余者尽皆退走。

翰林之主勉强保持着神色平静,此刻一眼不发,转身破碎空间而去,下一刻身影直接出现在玉宫府邸密室之中,一口鲜血再也忍受不住仰首喷出。

今日杀人不成,反倒自取其辱,落得众叛亲离威名扫地地步,这一切都是因为萧晨!都是这个命中的煞星,如果没有他,他依旧是高高在上儒道执牛耳者,岂会至于如此地步!

“萧晨,本座承认之前确实小瞧了你,以后我会足够的小心,等待着最佳的出手时机!”

“本座一定要杀死你!杀死你!”

怨毒咆哮,在密室内滚当不休!

###########

萧府!

佟晟、铁头同时闭关,树伯带领一众奴仆匆匆迎了上来,将磐石等人接下,小心安置在后院上好的客房内,照顾周到不敢因其修为而心存半点小觑。今日祖城震荡,他们尽皆知晓,大人出手不惜与翰林之主硬撼,为的就是这几位,哪还不明白这几位与大人的关系非同一般,自然要小心的伺候着。

磐石等人伤势虽然不轻,如今却已经没有了性命之危,只需要好生调养一番,便能恢复如初。

萧晨得知这点这点,心中微松,这才来到主殿,向高坐上首的万剑之主恭谨施礼,“今日多谢师尊大人出手,萧晨感激不尽。”语态间真情流露,绝非作伪。

万剑之主摆手,略微沉吟,道:“无需如此多礼,否则便是见外了,你我乃是师徒,本座出手助你本就是天经地义之事。但今日应对翰林之主为首儒道一系,你还是太过强硬了,若非那小辈罗溪玉恰巧可以证实此事,你日后必定会被儒道一系修士记恨,甚至会让整个儒道力量抱团,为自身日后树下大敌。”

“谨遵师尊大人教诲。”萧晨微微低首,自是能够辨别翰林之主确实真心为他着想,“弟子修道一生,经历磨难无数,厮杀重重,真正亲近者并无几人。今日磐石兄弟几人被人欺辱,弟子怒火冲心所为确实有些暴虐莽撞了,但好在一切都顺利解决,并未招惹出更大的麻烦来。”

万剑之主闻言点头,心中却是忍不住极为高兴,这几人修为弱小萧晨都能为他们不惜爆发至强底牌与翰林之主硬撼搏杀,显然是极为重情之人,日后若是他遇到了危机,以两人师徒情谊,萧晨绝对不会袖手旁观。这个念头生出,让这老怪看向萧晨的目光顿时变得柔和了起来,“嗯,今日倒也是你的气运,不仅轻易破开了困境,而且彻底动摇了翰林之主在儒道一系中的地位,使得儒道力量内部生出间隙,且看这老鬼日后是否还敢如此精于算计。”

说道这里,万剑之主微微皱眉,“不过那罗溪玉或许有些古怪,以本座眼力竟是无法将其看透,总觉的他身上隐藏了不少的东西,你日后注意一些。”

萧晨恭谨称是,今日罗溪玉拿出两枚图影玉简,正是因为如此才能让翰林之主一切算计付诸流水,更是落得灰头土脸鸡毛鸭血的状况。若第一枚有关文苑楼内玉简可以说是凑齐的话,那么第二枚玉简有关那修士与玉宫府邸的关系,便绝不是那么简单了。

罗溪玉显然在很早之前便已经在暗中监视玉宫府邸,看来他身上必定隐藏了一些秘密,但萧晨直觉此人不会对他不利,或许是第一眼的那股熟悉感觉,或许是他单膝跪倒的誓言。

萧晨心中念头转了转,随即被其压下,面上流露沉吟之色,片刻后沉声开口,“师尊,今日弟子出手硬撼翰林之主的底牌,确实是我手中掌握至强之物,当日天人台上那气息波动便于此有关。但弟子从未动用过此物,对它威力之强也是极为震惊。有关此事弟子绝非刻意隐瞒,而是有着不得已的苦衷,还请师尊大人见谅。”

万剑之主深深看了萧晨一眼,摆手道:“萧晨,此事你无须对本座解释,也无需向任何人解释,我修道之辈谁人身上没有一些不愿让人知道的底牌,只要你是本座的弟子,是我人族修士便足够了。”

萧晨心中顿生感激之意,深深弯腰施礼,若翰林之主对此事追根究底,他当真无法解释,毕竟这线条之力牵扯了太多他身上的隐秘,一旦消息泄露,必定会引发不可预料的后果。

“多谢师尊体谅,但今日弟子已经与翰林之主彻底决裂,与其撕破了面皮,日后怕是会有诸多的麻烦。”

萧晨虽然并不畏惧,但他如今更加关注的是自身修为的提升,并不愿过多的掺杂进入一些旁枝末节的事情里面,被分散走了精力。

万剑之主面色平静,淡淡摇头,道:“此事你不必担心,以本座对翰林之主的了解

,这老鬼极尽算计只能,但正因为如此心中忌惮更多,若是没有把握,绝对不会轻易出手。”

“再者,若是他当真有所异动,便休怪老夫对他不客气了,莫非当真以为本座如此还会对他儒道一系忌惮不敢动用族群之力镇压么!”

言到后来,这老怪语锋之间寒气腾腾。

萧晨微讶,已然从中听出了一些什么,眼中流露出些许疑惑。

万剑之主略微思虑,沉声道:“也罢,以你的资质潜力日后必定有资格接触到这一层次的事情,将此事提前告诉你倒也无妨。”

说完稍顿,他脸上流露出几分凝重,片刻后抬首,缓缓开口,道:“灵界大陆浩瀚无穷,族群亿万,遍布无尽疆域之内,族群间对碰厮杀争夺繁衍的生存的领地,但真正支撑着一个族群存在的脊梁却是巅峰修士的数量。这巅峰修士并非族群巅峰存在,而是感悟了本源,进军无上荒古大道的超级强者!”

“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才划分出了灵界各种层次的族群地位,而翰林之主出身的玉宫一脉,便有一位荒古境大能,并非初入荒古,而是在万古岁月前便已经踏足并且存活至今的恐怖存在,其修为甚至已经达到荒古巅峰层次,否则若是没有他的影响,儒道一系又岂能成为我人族修士最强的一脉分支力量。也正是因为如此,本座即便半步踏足荒古,实力超出翰林之主无数,仍旧对他心怀忌惮,只能将其稍稍压制罢了,否则一旦引得那玉宫老祖动怒,即便你师祖出手,也未必是他的对手。但不久前玉宫老祖进入某处险境被困其中,或许有可能终生无法离开,本座也才刚刚得到消息,若非如此,也不会对那翰林之主对整个儒道一系如此强硬。”

“更多的事情,出于规定本座无法告诉你,但等到你晋升荒古境后,一切自然就会知晓。日后若那玉宫老祖无法脱身而出,儒道一系势必不复如今威势,再有本座干预,翰林之主掀不起太大的风浪,此事你且放心好了。”

萧晨瞳孔微微收缩,恭谨称是,心中却已经生出了12万分的忌惮!

难怪那翰林之主可以通过自身血脉召唤出荒古之力,原来玉宫一族竟然还隐藏了如此恐怖的存在。如今他萧府一系与玉宫府邸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若是日后将玉宫一脉抹去,必定会将那玉宫老祖彻底激怒!虽然如今按照翰林之主的说辞他生死未定,但萧晨并不认为这种存活了万古岁月的大能,会如此轻易殒落。他心中有着一种隐约的预感,或许日后他与这玉宫老祖之间必定会发生极为激烈的碰撞!而在这之前,他必须要掌握足够的力量,否则等待他的唯有死灭结局!

#####

【第3更。昨天传完后手里面一点稿子都没了,今上班第一天因请假事宜被点名批斗,过得颇为凄凉惨淡,希望大家对迟更之事谅解一二。明日起正常时间更新,日更3章万字,有存稿就继续爆发!鞠躬下台,诸位看书。】

潍坊治疗盆腔炎医院
潮州好的妇科医院
临沧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潍坊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潮州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