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格尔木信息网 > 科技

从兆丰金控看台当局的贪腐

发布时间:2019-10-13 06:07:45

  从兆丰金控看台当局的贪腐

  兆丰金控是台湾第二大金控公司,旗下有交通银行、中国国际商业银行等优质金融机构,总资产超过两兆台币。当初陈水扁力荐资历并不完备的郑深池以公股代表出任董事长,然后郑某以非常微小的持股比例、仅0.08%的股份稳坐兆丰金控董事长的大位。

  谁知郑某上任没多久就放弃公股代表人的身份,以小股东的个人名义霸住董事长宝座,又运作成功使公股董事席次失去多数。郑某是阿扁的亲信,阿扁任期满了之后,郑深池以民股代表资格可以留任董事长,不受政党轮替影响,继续为阿扁或特定集团服务。但当初郑深池受命出掌兆丰金控,任务就是为公股(政府投入纳税人的钱)把关,维持公股的主导权。令人不解的是兆丰金控公股失去主导权,还是经过“财政部”的协调方才促成的。“财政部”难道不应该保住公股的权益吗?

  有评论指出,兆丰金控官股占多数,结果却成为董事会的少数,自苏贞昌以下,如果连当局的财产都守不住,“内阁”难逃失职之责。但是现任“财政部长”吕桔诚本是陈水扁的心腹,苏贞昌为了此事面见陈水扁,得到的指示是“维持现状”,即支持郑深池以民股代表身份出任董事长。

  在兆丰金控董事会改选前夕,蓝营“立委”扬言要前往股东大会抗议,如果官股董监事席次低于民股,证明当局失守兆丰金控的经营权。“行政院”副院长蔡英文持续与郑深池沟通,结果郑深池同意如果续任董事长,愿将决策、人事、投资三项目交给公股主导。

  兆丰金控董事会改选,公股7席、民股7席、独立董事1席。公股董事未能过半,郑深池可以不违规当他的董事长。

  兆丰金控董监事改选的结果,充满了妥协。改选过程先由民股当选过半董事,并推选郑深池以个人名义担任董事长,回避“立法院”要求公股过半必须由公股代表担任董事长的条款,而且郑某也不必到“立法院”备询,接受“立法院”监督。紧接着,一席民股与一席独立董事在当选后立刻辞职,巧妙地让7席公股董事过半,保住“行政院”的基本面子。彼此配合得相当不错。

  有分析指出,二次金改中的金融机构合并过程,已经成为扁当局贪腐的关键焦点,在金融机构合并过程中,究竟由那一家民营金融机构合并那一家公营金融机构,都得经过财团角力竞争与“高层”点头,这种经由“利益输送”达成“五鬼搬运”的戏码,正在台湾上映之中。

西餐
基金
心情随笔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