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格尔木信息网 > 美食

长恨来迟 第二百零一章、许你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8:51

长恨来迟 第二百零一章、许你

“嘶——”一声冷抽从卫絮的口中发出,本一直按在谷尘胸口的手顿时一个抬起,让谷尘完全未料到的是,卫絮抬起的手,竟是抚上了自己被她所撞的下巴。

“对不起师祖,弟子不是有意的!对不起对不起……”

口中连声道歉,女子的额头却是因为那同样力道的撞击泛起了小块浅浅的红印。

卫絮虽说一直在道着歉,嘴角却是因为心头那越发想笑的心绪不由自主勾起了弧度。

谷尘倒是鲜有地愣住,看着女子那一边伸手揉着自己的下巴,却又是垂着视线不看自己憋着笑意的模样,愣住了足足有半瞬的时间。

旋即,谷尘的笑意同样扬起,竟是轻轻然笑出了声。

卫絮揉着谷尘下巴的手顿时一停,一直憋笑的眼抬起,疑惑的视线投看向了谷尘,一时间,竟是有些慌乱无措。

似是看出了卫絮面上的窘迫,谷尘搂着卫絮的腰肢,缓缓地往地面降去,同时刻,另一只手抬起

,缓慢而又轻地敲了敲卫絮的头:

“怎的,还不准许我笑了?”

落下的时候,卫絮的眼一直仰着望着谷尘,本是想着该如何解释自己笑的事情,完完全全没有想到,师祖自己竟是也笑了起来。

这下,卫絮倒是真的完全愣住了。

下一刻,两人的身形已是相拥着,落在商殿的地面上。

这样的师祖,卫絮何时见过?

带着那完全让人沉沦其中的笑意,让卫絮地心,瞬时沦陷。

卫絮总是想着,自己对于师祖的情意,偷偷埋在心头便是,可如今,看到师祖这般的模样,她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师祖对自己,也有着同样的,一些情愫?

恍惚间,卫絮丝毫未意识到,自己本是揉着师祖下巴的手,竟是摸上了师祖那一直清冷的面庞。

那感觉太过于缥缈,以至于卫絮的眼底久久都没有回过神,不过愣愣无光的模样。

“谷……”

神色略有恍惚,便是连话语都没有注意,脱口而出,便是那谷尘二字!

谷尘搂着卫絮腰肢的手并未松开,极为清楚地看到女子那恍惚的眸底深处的浓烈情意,瞳仁猛然缩紧,不等卫絮口中那个尘字出口,男子的大掌猛地一个用力,将女子狠狠地拥入了自己的怀中。

这个怀抱,丝毫不似向前的两次拥抱,而是带着了一股浓烈的热意,将女子重重地圈在了自己的怀中。

本是摸着谷尘面庞的手猛地一个松开,女子的面庞靠在了谷尘胸口位置,所有的神绪陡然回过,卫絮瞬时开了口:“师祖,弟子……”

“待仙界为安,我许你……”

谷尘的话语说到最后,竟是缓缓地停了下来。

心口猛地直跳,卫絮再没有说话,而是睁大了一双眸子,靠着谷尘,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等待着,他接下去要说的话。

“一个位置。”

卫絮所有的期待,在谷尘开口之后,泛出了浓烈的酸涩。

真的就是一瞬间的时间,雾气模糊了卫絮的眼。

拥着卫絮大掌缓缓用了力,将女子从自己的怀中推开,双手扼住卫絮的肩头,一双清冷的眸子中是说不出的冷静:

“一个,站在我身边的位置。”

口中,再说不出一句话,卫絮再次愣住,眼中那腾起的雾气不仅未曾消散,更是越发浓郁了起来。

谷尘垂了视线,声音越显低沉了,对上了卫絮那清澈至极的眸子:“这是,我们的秘密。”

话音毕,修长分明的大掌抬起,抚上了卫絮的眼角,将她眸中的泪水拂去。

“噗嗤”一声,卫絮竟是瞬时笑出了声,“那我现在……可以抱一下你吗?”

声音里,竟是再无任何不安的情绪,满满的,是欢悦和撒娇的语气。

谷尘眼中的冷静太甚,看着女子那几近破涕为笑的模样,双臂一个扬起,没有任何的犹豫,一把将女子重新拥入了自己的怀中,声音又一次贴在卫絮的耳旁落下:

“仙界为安前,这,是我们的秘密。”

翻涌而来的幸福感,早就是将卫絮整个人所包裹,让她的心头上,是说不出的欢悦。

丝毫未思考其中的深意,没有任何的犹豫,重重地点头应了声:“嗯!”

双手搂住了谷尘的腰肢,卫絮整个人埋在了谷尘的胸膛内,重重地嗅了嗅他身上那桐花香,满心沉沦。

谷尘的大掌同样用了力,搂住了本就是极为纤瘦的卫絮,视线,却是缓缓地看向远处,那一片又一片的金银石,眼底的冷静,丝毫未减。

——————————————

君凌宫主殿,恢弘磅礴,气势十足,坐落在君凌宫的中央位置。

主殿正后方,便是君怀闻向来喜欢待的地方——塔楼。

主殿通体为黑色,却又是泛着那极为灵动的妖气之息。

此时此刻,君怀闻正在主殿上,身子侧躺在偌大的黑色长榻上。

黑色长榻纹路极为反复,九条姿态肆意的飞龙盘绕而落在龙榻地后背位置上。

长榻周遭,则是隐刻着龙之九子的浅薄纹路。

整个长榻,通体黑色,泛着低沉却又肆扬的气息。

此刻,君怀闻正侧身躺在榻上,单手撑住脑袋,墨发未有任何的束起。全数披散而下,落在了他的身后,更有不少,随意地落在榻上。

一身黑色的袍子慵懒地穿着在身上,襟领口大敞着,露出了男子精壮的胸口。

此刻,那榻前阶下位置,正站着两个人。

一红一黑,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便是,凤鸣和影无疑。

凤鸣一身干净利落的红衣,木色的面具静静地戴在面上,加之女子的头又是垂着,所以并不能看出来此刻凤鸣的情绪。

影则是一贯的通体黑色,没有五官没有手脚,自然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君怀闻的眼闭着,似是在休憩,丝毫未理睬面前所站的两人。

叫他们来的是他,可不作声,却也是他。

似是足足有两刻钟的时间,凤鸣的声音终是打破了这寂静:“君帝,书房已遵照您的吩咐,完全拆毁。”

便是昨夜,在影的“陪同”下,两人一道,合力将那书房悉数拆毁。

23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住院费多少
济南血管瘤医院在那个地段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的治疗费高吗
济南血管瘤医院离那个车站近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看病价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